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互联网指北距离上次小冰出现在微博评论区,已经过去一年了。从2014年小冰入驻微博平台以来,用户在微博正文@小冰,或者在评论区留言,都可以获得回复,体验AI聊天。但从网友的留言来看,自去年7月28日之后,小冰再没有出现在评论区。有网友猜测是“有人恶意捣乱导致小冰不敢开回复”,也有人怀疑是为了推广官方APP,取消了微博的接口。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小冰没有解释过。小冰微博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互联网指北

距离上次小冰出现在微博评论区,已经过去一年了。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从2014年小冰入驻微博平台以来,用户在微博正文@小冰,或者在评论区留言,都可以获得回复,体验AI聊天。但从网友的留言来看,自去年7月28日之后,小冰再没有出现在评论区。有网友猜测是“有人恶意捣乱导致小冰不敢开回复”,也有人怀疑是为了推广官方APP,取消了微博的接口。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小冰没有解释过。

小冰微博简介里仍然保留着“发微博、评论时@小冰,或直接私信我,7*24小时陪你说话,秒回哦~咔咔。”向小冰发送私信,会收到一个自动回复的链接,转向“第八代小冰的领养界面”。只是,小冰已经在2021年11月更新到了第九代。

小冰在微博的沉默,并没有引发多少行业关注,毕竟不回评论的虚拟人可太多了。

全世界的虚拟人都不爱回评论

我们日常语境里提到的“虚拟人”,其实应该从底层技术架构出发,具体区分为三种:有中之人的虚拟偶像、利用CG制作的数字人、使用AI技术制作的虚拟人。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不过无论这些虚拟人在技术、运营和用途上有什么样的差异,但凡它们开设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都会默契地呈现出一个鲜明的“种族天赋”:不回留言、不爱互动、社交失能

例如国漫《灵笼》的制作公司艺画开天,在去年11月推出虚拟演员“奕心” ,其微博账号基本完全荒废,最新的两条动态都是会员系统通知。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超写实虚拟人AYAYI进行过社交,但把范围设定在了小红书里,并且只给了粉丝一天时间。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A-SOUL成员的社交账号内容,干脆就直接搭上了“运营代发”的标识,除了更新物料外,账号并不涉及粉丝互动。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总体来看,相当一部分虚拟人社交账号在“官宣开通”之后就停止更新;在剩下持续更新的社交账号里,有是专门用来通知活动安排、转发物料;有的只发布广告代言、商务合作,鲜少有日常内容更新。

虚拟人极少会回复粉丝们的留言,更别提转发点赞粉丝二创,建立粉丝社区,组织网络活动这些“真人娱乐明星”常用的“营业技能”。而这样的运营力度,人们很难看出它们对社交媒体的重视。

而且不光是国内的虚拟人,在国外也很难找到出现在评论区的虚拟人。例如有亚洲第一位虚拟人之称的imma,从2018年问世以来,已经在Instagram上更新了600多条动态,尽管收获不少网友留言,但基本上不会回复。

日本虚拟主播事务所彩虹社,新晋一姐“壹百满天原莎乐美”,其Twitter互动绝大部分都是和其他虚拟主播。

元宇宙公司简介(元宇宙公司如何盈利)

这是一个很难让人理解的现象。理论上,无论虚拟人是存在于直播间还是客服系统,抑或是短视频、T台,“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平台”都应该被当做重要功课,其背后的核心逻辑在于:“社交媒体”可以帮助虚拟人在完成自身功能性应用之外,更好地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场景建立联结。

这句话还可以换一个更有赛博色彩的说法,大概可以理解为:当微博、小红书、抖音、Instagram、Twitter成为虚拟人官宣的必要渠道,某种程度上,社交媒体也成了虚拟人“存在”的关键佐证。

更何况新媒体运营、MCN这两个行业在社交网络时代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很难想象“虚拟人”的开发团队会因为“没想到”而导致整个运营规划上出现这么一个明显的缺失——这可是最具有新经济色彩的高人才筛选标准行业啊。

原因或许有这么几个

所以“不回评论”这件事,更大概率是“虚拟人”们的主动选择,并且“虚拟人产业”的发展现状并没有留给他们更多选择余地:

首先,虚拟人内容制作成本高,在没有人买单的情况下,日常更新并不划算。

制作超写实虚拟人内容时,通常是以实景拼接3D模型渲染图像,以便在静态图像和动态视频中,呈现逼真效果。以imma为例,拍摄超写实虚拟人的照片,会先邀请真人模特在真实场景拍摄,之后再替换成虚拟人头像。

虚拟人“翎Ling”的制作公司次世文化,其创始人陈燕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超写实虚拟人的视频每秒的成本在8000元至1.5万元区间,一张图片则要几千元。“以翎为例,我们会细到将视频拆解成15秒、1分到2分钟,一个季度策划一次大事件等,否则如果周更或者日更的话,根本就无法覆盖成本。”

虚拟偶像所需的技术投入和成本,同样价格不菲。Asoul的制作团队使用Unity自研软件,自制场景,再结合动作捕捉完成内容制作。高技术力的星瞳,即使背靠腾讯,做到一周一次直播已经很不容易。其制作团队坦言,星瞳可能会比较长期地处于投入大于回报的阶段,为实现商业化,公司会向市场输出虚拟直播技术解决方案。

尽管随着技术迭代,虚拟人的图片、视频、直播内容的制作成本正在下降,但想做到内容的周更,仍然是对制作团队和技术成本的挑战。目前市面上能做到内容周更,或者接近日更的虚拟人,多是一些2D动画型的虚拟人,比如一禅小和尚、我是不白吃等。

2D动画型虚拟人的内容,制作周期会相对缩短,根据我是不白吃的创作团队,重力聿画创始人朱宇辰今年3月的采访,公司有50人参与动画制作,每天能够完成两条短视频成片。

其次,不互动可以规避运营存在的风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早在2014年6月,刚刚在微博上线的小冰,就因人工智能水平、设计思路、爆粗口等原因,被潘石屹冯大辉周鸿祎等大V点名批评,面临舆论危机。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微博小冰互动规则不完善,将AI聊天接入公众平台十分莽撞。

2021年虚拟主播樱井遥的B站账号发布动态,称“樱井遥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并交代了该账号的后续安排,消息一出引发了许多网友的感慨和悼念。但很快事件反转,是中之人以“第二人格”死亡为噱头引发的闹剧,最终该账号被B站封禁。

在Asoul珈乐毕业事件中,人们也再次意识到,虚拟人并不是替代真人翻车的解决方案。只要还存在真人介入虚拟人内容创作、组织管理和经营中,便无法杜绝由人引发的风险。在这一现实下,让虚拟人保持高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还有一个容易忽略的地方是,过去一年里,虚拟人行业的整体倾向都是重技术、轻运营。

大概是在小冰暂定微博互动的同一时期里,小冰公司完成了由高瓴领投的A轮融资,估值已超过独角兽(10 亿美金)规模。再往前一年,小冰从微软独立,李笛出任公司CEO,在他看来,公司真正的小冰概念是“小冰框架”,人们熟知的“少女小冰”更像是公司向市场输出框架前的一个打样。这也确实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让小冰写诗画画唱歌,推出更多的虚拟人瞄准垂直领域,输出技术解决方案。

小冰公司的商业逻辑也反映着过去一年行业的偏好。“技术”和“B端”是虚拟人和虚拟技术领域的两个关键词,也聚集着绝大部分的热钱。资本更愿意青睐AI内容生产、XR硬件、超写实数字人技术等上游技术供应商。企业更多地面向B端市场输出技术解决方案——基于AI框架的智能客服、为品牌制作虚拟代言人、构建数字孪生等。

相较“技术”的硬核感,“互动”这个似乎只聚焦于虚拟IP运营的词,听上去容易让人联想到粉丝、饭圈、割韭菜,既不光鲜又显太软,以至于一些虚拟IP的经纪公司,也会用上“全栈式服务平台”归类自己的业务。

未来虚拟人会重视互动吗

今天虚拟人公司们将更多心力倾注在技术展示上,但随着虚拟人深度参与到品牌建设、虚拟娱乐,可以预见虚拟人的运营,将发挥更大作用。

当更多品牌与虚拟代言人合作,打造品牌专属代言人,如何塑造虚拟人的特质使其契合品牌理念和调性,加深在用户心中的记忆度,将是后续虚拟人运营的一部分。

尝试通过留言回复、博文内容,话题挑战等形式,吸引粉丝加入虚拟人的内容更新和形象打造。在增加虚拟人互动体验的同时,借助粉丝二创扩大影响力。毕竟在小冰身上,人们已经确切地感受过,通过互动带来的改变。

尽管最初小冰遭遇舆论危机,但也正是以小冰和网友的留言互动为契机,形成许多人对AI的朴素想象,小冰的影响力也逐渐超出科技圈。人们贴出聊天记录(小冰撩人语录)、制作表情包,绘制同人图,通过网友的二创作品,小冰“人设”日渐丰满,形成傲娇、颜艺、毒舌、反差萌等性格特色。在网友使用、训练、二创的互动里,作为技术产品的小冰衍生出IP价值。

对于虚拟人制作公司而言,B端的生意归根结底也离不开C端。在数字化身有可能成为虚拟人更广泛应用场景的未来,除了利用名人数字分身累积影响力,也需要虚拟场景的生态和内容建设,塑造用户对其的价值共识,那么思考虚拟人如何打动真人,也为成为新的课题。

套用一句俗套的话,在今天虚拟人的生意里,虽然互动本身并不重要,但有没有互动却很重要,它能够成为面向未来的一笔长期投资。

初代虚拟主播Kizuna AI绊爱,在今年2月26日举办告别演唱会后,开始无限期停止活动。绊爱曾在宣告休眠的视频中,表达了自己未来的心愿是“愿与世界上的每一个,与你建立连接。”从目前来看,达成这一心愿的途径是元宇宙和NFT。

类似绊爱一样参与NFT的虚拟人不在少数。对于虚拟人的粉丝而言,NFT是他们在虚拟世界中收集、获取访问权、分享经验的一种方式。

2021年10月,ins粉丝超过300万的虚拟网红Lil Miquela,其创始公司Brud被NFT初创公司Dapper Labs收购。据悉,Dapper Labs正在将Lil Miquela转变为DAO,目标是使Lil Miquela更受社区驱动,让粉丝能够使用代币对其角色进行投票,包括决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哪些照片。

从这一趋势看,随着NFT深度介入虚拟人产业,人们参与虚拟人角色设计、内容更新,甚至世界观和人物故事的谱写,都有机会成为现实。届时,如何再理解“互动”,又会多上很多新意义。

参考资料:

  • 成本1秒上万 超写实虚拟人“烧钱”难题何解?;新京报
  • 独家专访 | 成立不到2年已预研UE5实时管线,探访腾讯IEG旗下最神秘的部门;游戏茶馆
  • Kizuna AI Announces Indefinite Break from Streaming to Sell NFTs Instead;Virtual Humans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e-kay.cn/7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