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宇宙理论(宇宙一元论)

映客可能是少数在上市之后,主营业务仍在不断发生改变的互联网公司。曾经在2016年千播大战红级一时,短短两年就上市成功“直播第一股”,如今主营业务早已从直播转换为社交,在最新一季的财报中,映客社交收入占总收入的达到了62.6%。

2019年,映客以8500万美元收购了日活百万左右的兴趣社交APP积目,但他们旗下不止一款社交产品,公开报道中还有“対缘”、“超级喜欢”等众多针对不同细分群体的社交产品。即便是社交行业的从业者或者映客公司内部的员工,也很难数清映客到底推出了多少社交产品,尤其在去年下半年映客开始出海后,更多的社交和语音产品被他们推向了海外。

这家公司善于捕捉任何一个细小的机会,2021年,Clubhouse在全球掀起热潮时,映客就迅速跟上了一款“对话吧”,2022年的露营热,他们也推出了觅野camp这种小众产品。

今年6月15日,映客正式宣布更名为“映宇宙”,映宇宙集团董事长奉佑生告诉36氪:“映客是我们最早的产品,这个名字和直播的关联很深,但实际上公司在直播之外早已做出社交、相亲等多元的产品矩阵,Facebook提出元宇宙概念,和我们做社交打通线上和线下,虚拟和现实的理念和策略十分吻合。”

映客改名为“映宇宙”,是这家公司宣告从直播转型为互动社交公司的完成标志,同时也与这家公司正在布局的海外市场息息相关,奉佑生表示“公司今年的重点战略是全球化。”

在众多互联网公司中,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大厂通常拥有明确的赛道与做到极致的超级平台,由此形成外界对其的认知。但在奉佑生看来:“巨大的平台性的机会和产品可遇不可求,除了所谓的超级巨头,还有无数小的垂类机会可以采用蚂蚁雄兵的策略。”

映客最让奉佑生引以为傲的地方在于它从第成立的第一年就开始盈利,成立七年始终符合“有好的现金流、利润支撑公司持续发展”的底层商业逻辑。即便如今,他们开始探索更广阔的元宇宙与出海方向,不以烧钱还投入的策略仍旧会持续指引着映客的未来。

直播平台的艰难转型

映客向社交公司的转型甚至早于其上市之前,奉佑生2015年创业初期推出的第一款产品就是具有强社交属性的声音直播产品蜜live。2016年,在台湾直播APP 17大火又被封禁后,已经转型视频直播的映客成为国内移动直播领域的一匹黑马,半年时间完成了三轮融资,成立不到三年就实现了上市。

但移动直播的故事并不好讲,映客上市前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的收入99%都来源于直播,而直播作为一种流量消耗型产品,在内容采购(主播费用)和流量采购上的支出始终居高不下,2021年映客的财报显示,其销售费用支出仍旧有58.70亿,占整体营收约64%。

不只是映客,目前国内市值最高的社交公司陌陌在转型直播后也曾有过一段时间“蜜月期”,但如今其用户规模、营收增长持续下滑,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减少9.3%和37.2%。国内最早的直播平台YY直播早在2020年卖身百度后,近期传出的消息多与裁员、换将等负面新闻有关。

在快手、抖音等自带流量平台的内容平台的冲击下,直播平台对于用户的吸引力不断下降,流量和内容采购成本却在不断上升,资本市场对其长远的发展和估值也都采取负面评价,以至于多家直播公司都出现了账面现金高于市值的怪象。

映客最早依靠微信朋友圈获得了初始流量,但后续微信不再能分享直播外链后,映客也不再希望受制于大平台的生态,他们一直在探索直播之外的流量产品。据奉佑生透露,映客有战略研究部门会去看全球的方向,挖掘和他们本身基因和方向相符合的赛道,分析哪些机会可以创造新的成功过。

2018年,直播答题的形式刚在国内兴起,映客第一时间上线了“芝士超人”。2021年,Clubhouse在全球范围内火爆,映客也是第一时间上线“对话吧”,并迎来了一波数据增长,但由于后续政策原因这两款产品都只是昙花一现。而近些年,映客试水过的赛道包括但不限于视频版趣头条、语音交友平台、二次元交友社区、老年人社交产品等一系列产品。

奉佑生对36氪表示,映客七年时间积累了一套中台体系,沉淀了互联网的工业化模块能力、音视频、商业化、流量运营等能力,所以运用这套逻辑体系开发产品。“有的产品最快7天第一版就可以出来,然后去投入用户规模,观察留存率、粘性,分析背后的数据情况,不断完善产品逻辑。”

在新产品上线后,他们会不断的打磨其商业逻辑,观察其数据是否平衡,只有能够完成商业闭环带来利润的产品才会得到公司的持续投入。外人也很难统计出映客到底做过多少新产品,但其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产品如下沉市场的相亲产品“对缘”,线上线下联合社交的“超级喜欢”、以及通过收购来的社交产品“积目”确实改变了映客的收入结构,使其从纯粹的直播公司转为社交+直播的双马车模式。其中相亲产品的营收能力被映客在财报中格外点出,对缘在2021年实现营收6.14亿元,在总营收中贡献了6.7%。

从直播向社交转型的过程中,映客确实如奉佑生所说的采取了蚂蚁雄兵的策略,他们在发现一个机会后,最快7天、最慢一个月将产品开发出来,然后在细分的垂直市场不断通过闭环模式去验证。从发现需求、购买流量、运营和传播,再到商业变现,映客将这套完成商业闭环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但从具体的赛道来看,无论是直播、社交还是相亲,本身也都是随着年轻受众需求变化快速更迭的行业。尽管映客的产品一直能够保持盈利,但即便是月活4280.2万的主APP映客也在近些年陷入增长困境,其他产品在各自的赛道也并没有跻身于头部。

现金流充裕但在规模上难以拓展,对于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来说,映客需要抓住一个类似于当年直播这样的风口,重新证明自己的价值,元宇宙和出海带来了这家公司下一次转型的契机。

社交公司的下一个故事

映客为什么改名映宇宙?

奉佑生的解释是过往大部分人对映客的认知还停留在直播公司,但实际中他们已经在直播之外早已做出社交、相亲等多元的产品矩阵,映客这个名字已经无法代表集体对外的形象。

此外,2022年映客的重点战略是全球化,面对全球化需要面临多个国家、很多语言体系、不同的文化,他们希望能够用跨越时空的理论高维打低维去做全球化。

至于元宇宙,奉佑生的判断是“从愿景上来看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在他看来元宇宙是比现在的互联网市场大不止10倍的市场,且web3.0的不会像2.0时代一样被大平台所垄断,大的平台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用户可以在小世界里面找到存在感和地位。

目前元宇宙的技术和基础设施还处在初级阶段,人们对元宇宙的理解可能就是虚拟和现实、VR和AR等,但并没有出现好的硬件支撑。“可能在明年或后年,顶级硬件产品真正发布的时候,会让元宇宙达到爆发。”

映客目前在元宇宙方向刚刚开始布局,他们发布了偏元宇宙概念的KTV系统,以及在一些社交产品中增加类似于现实场景中的对话感觉,奉佑生说:“我们更希望把线下人和人之间交互的无缝感在元宇宙里通过新的产品去创造。”

尽管如今已经有不少公司杀入元宇宙赛道,但由于该行业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各家公司对未来的规划不尽相同。映客仍旧会看重垂类用户的需求和细分的机会,并基于web3.0元宇宙的产品去尝试满足垂类人群的需求,在此基础上不断演变。即便是元宇宙世界,奉佑生仍旧坚持商业闭环的逻辑,不会采用烧钱的方式做大做强。

在出海方面,2021年映客已经在海外上线了包括在欧美的阅读产品,越南中东、印度的社交产品,映客认为当下的出海时机已经成熟,今年会投入更大的比例去做,预计三年时间国内收入和海外有机会持平。根据最新一期财报,目前映客帐面现金有接近20亿,在出海公司中资金储备量较大,但出海时间较短,尚未建立海外本地运营团队,疫情也影响了映客在海外的布局。

尽管映客更名为映宇宙,但短期来看元宇宙对其股价和收入的影响并不会太大,但在元宇宙规划路径之下,这家公司目前已经发布了包括NFT、数字藏品等项目,此前还推出了数字代言人映映。在前沿方向的探索上,目前映客布局已经较为全面。在元宇宙布局上,映客更多做的是应用层面的创新与探索。

从陌陌更名“挚文集团”,映客更名“映宇宙”等动作来看,这些曾依靠单一流量产品成功上市的公司,随着受众的更新迭代和上一代产品影响力的消退,正通过产品矩阵和创新的方式寻找新的增长点,改名则是试图将其从公众对其原产品的固有形象中解脱出来。

但新的品牌形象能否建立并不取决于名称,而是取决于是否能够再创一个拳头产品,比如今日头条在抖音崛起后的改名,就获得了公众的普遍认可。“映宇宙”想要成立,不仅需要几十个赚钱的小产品,也需要他们捕捉到一个真正的大机会,再造一个“映客”。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e-kay.cn/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