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构建虚拟人时代的头部KOL?

【亿邦原创】6月23日消息,在高质量·2022亿邦未来零售大会新消费峰会上,次世文化创始人&CEO陈燕发表了题为《欢迎来到“虚拟人类时代”》的演讲。

他指出,在中国打造一个虚拟人IP,不能照搬日本、美国文化,而是要把自己中国的本土文化或者文化自信,在虚拟人身上更全面的展现。只有这样,才能够有足够强的本土核心竞争力。

“我一直觉得,真实的人类与所谓的虚拟人类时代,比我们自己想象中要近得多得多。”陈燕表示,“次世的核心愿景,就是希望不断地探索人类在数字世界的存在形式,最终建构一个用户数字身份多场景的通用生态。”

在陈燕看来,在未来长远的虚拟人赛道发展中,有两个比较长远的方向,即虚拟人的1.0阶段、2.0阶段。

一、虚拟人的1.0阶段,即虚拟人IP的智能化及场景化。次世希望更多的虚拟人除了漂亮的皮囊外,还有有趣的灵魂,甚至能和人,和多个To B、To C的场景产生出更好的链接,去真正解决人类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真实诉求,如陪伴、娱乐、服务等。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虚拟人和人类建立起更真实的关系,能够陪伴着人们走得更长远。

二、虚拟人2.0阶段,就是用户的数字身份。目前,在海外的元宇宙细分领域中,身份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身份不单单只是捏一个用户形象,而是用户可以指令自己的数字身份在多场景,甚至是虚拟+现实世界当中完成互通互用。

“我们构建的不是被所有人喜欢的所谓虚拟偶像,而是在细分领域中,能够建立起有用户粘性,并且能够有独立标签的虚拟的头部KOL,这是我们的打造逻辑。”陈燕谈道。

据悉,亿邦动力将于6月23日在杭州举办『高质量·2022亿邦未来零售大会新消费峰会』。本届峰会以“高质量”为主题,将从资本方、品牌方、服务商、消费者等多方视角出发,重点探讨新消费行业于粗放发展周期后,如何实现从1到10、从10到100的可持续增长,进而发展成为具有高复购、高毛利、高壁垒特征的高质量品牌。

峰会同期,年度高质量新消费品牌TOP10、年度高质量投资机构TOP10、高质量服务商TOP10、年度成长性品牌TOP50等四大重磅奖项也将一一揭晓,为新消费行业见证前沿力量。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次世文化的创始人陈燕。首先,非常遗憾,因为疫情的原因没有办法来到现场和大家欢聚,只能用这样虚拟化的方式出现在这里,当然,有可能你们面对的是超写实的智能虚拟人也说不定。开个玩笑,现在开始今天的主题,欢迎来到虚拟人类时代。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次世文化这家公司。次世是我们于2016年12月成立的一家公司,公司以“次世”命名,就是我们希望能源源不断地给次世代的年轻人,提供有趣的虚拟娱乐内容产品,这也是我们成立公司的初衷。随着我们公司逐渐地成长,到今年将近6年的创业过程中,我们也慢慢找到了自己更加明确的方向。

简单来说,我们从2018年开始ALL IN在虚拟人赛道中,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虚拟人领域的探索已经超过了4-5年时间,在这几年中,我们找到了公司更大的价值以及愿景。首先,我们公司希望不断地探索人类在数字世界的存在形式,最终建构一个用户数字身份多场景的通用生态,这是次世这家公司非常核心的愿景。

当然,我们在这么长时间的探索中决定ALL IN在这个赛道,也是基于我们对于整个行业进行了非常细化的梳理。2018年左右开始,全球赛道对于虚拟人有了一个全面的爆发,很多头部的虚拟IP在各个细分领域当中,以各种不一样的资产形态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我们可以看到,除了虚拟人之外,全球疫情在某种意义上也加速了虚拟娱乐内容的生产及参与。2020年,全球疫情让很多线下的实体产业变的越来越受限制,甚至遇到了很多瓶颈。

而在线上的世界中,大家看到的是:全球最头部的艺人Travis Scott进行了虚拟演唱会的演出,包括The Weeknd在Tik Tok上以自己的数字身份进行演出,还有全球最大的电子音乐节Tomorrowland也在线上进行了多个平台的直播演出,也有巴黎世家这样全球最头部的奢侈品品牌也在VR游戏中,利用自己的数字人、数字服装进行了一场非常有意思的,类似于游戏的交互体验。这些也在2020年全球时尚领域、游戏领域当中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除了大家看到的虚拟人IP、虚拟娱乐内容之外,更多的基于虚拟人的平台也争相出现。

2018年,Zepeto进入中国,基本上所有的年轻用户捏了自己的形象作为微信头像,甚至分享到微博等一系列社交媒体;2020年,随着疫情的反复无常,导致很多人没有办法在线下见面,大家都会用自己的数字身份在动物森友会的世界中与朋友进行娱乐,甚至共同听奇怪语言的虚拟演唱会;2021年随着Roblox上市,它的公司市值超过了400亿美金,这让全球市场对于元宇宙这个词汇得到了重新的认知及讨论,Roblox也让整个元宇宙市场在应用层得到了比较大规模的爆发。

除了上述这三家公司之外,还有像WAVE这样专门在做明星虚拟演唱会的VR平台,以及可以让虚拟的AI人和真实的人产生交互并且成为朋友,甚至可以帮助很多抑郁症、自闭人群解决陪伴性问题的平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基于整个虚拟人、虚拟身份以及元宇宙的载体开始争相出现。

当然,除了上述看到的全球市场对于整个虚拟人或者元宇宙平台,甚至是产品之外的讨论。我们也Review一下,在中国市场,我们发现,很多的用户从QQ秀时代就开始捏脸生成自己的数字形象、展示自己的个性化,当然这一代人还会玩模拟人生这样的游戏,在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游戏世界过你从未想象过的人生。

当然,当下国内比较知名的头部社交媒体平台、电商平台,以及短视频平台,不断地在以捏脸和滤镜的方式,在实现用户身份的认知。我一直觉得,真实的人类与所谓的虚拟人类时代比我们自己想象中要近得多得多。

当然,次世很早就在赛道当中提出了虚拟人的概念,而不是单纯所谓的虚拟偶像的概念。我们认为,在未来长远的虚拟人赛道发展中,有两个比较长远的方向,分别是虚拟人的1.0阶段、2.0阶段。

对于当下赛道当中,我们看到的普遍虚拟人,我们把它定义为虚拟人的0.5阶段。0.5阶段是什么?就是大家看到的虚拟人可能有一张漂亮的皮囊、能动,在细分领域当中有一些流量,但其实它和人类到底建立起了什么样的关系?持续生命力如何?还有待讨论。而我们看到了这样的问题,并希望指引赛道走向两个方向。

一、虚拟人的1.0阶段,即虚拟人IP的智能化及场景化。次世希望更多的虚拟人除了漂亮的皮囊外,还有有趣的灵魂,甚至能和人,和多个To B、To C的场景产生出更好的链接,去真正解决人类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真实诉求,如陪伴、娱乐、服务等。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虚拟人和人类建立起更真实的关系,能够陪伴着人们走得更长远。

二、虚拟人2.0阶段,就是用户的数字身份。目前,在海外的元宇宙细分领域中,身份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身份不单单只是捏一个用户形象,而是用户可以指令自己的数字身份在多场景,甚至是虚拟+现实世界当中完成互通互用。

综上所述,大家看到的是,我们对于整个虚拟人赛道的长远的认知或者我们希望赛道通向的方向。

早期大家熟悉次世,肯定是基于我们很多的虚拟IP,但大部分可能还处于0.5阶段,一张漂亮的皮囊能够动,并且在细分领域当中可以产生出某些价值,甚至是相对于To B的产品。这类产品,次世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是国内比较少有的走过了虚拟人基本上各种不一样的资产形态,以及不一样的应用场景的公司。

对于明星的虚拟形象、品牌定制化IP以及细分领域当中的原创IP,有一个小小的短片可以讲述一下次世在之前3-4年时间中,我们对虚拟人0.5阶段到底做了怎样的贡献?

大家上述看到的,是次世在2021年以前打造的,在很多细分领域中的头部虚拟人IP。可以看到,这些产品更像我们所谓的0.5阶段,更像是我们打造的一个漂亮皮衣,在细分领域当中能够和用户产生轻度的连接。

我们在开发这套产品时,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次世在五六年探索虚拟人赛道的过程中,整理了一套行业的供需关系,或者叫生产关系的逻辑。我发现,本质上技术是要服务于产品,而产品最终是要应用于场景的。

其实,这个逻辑和在座的很多消费领域中的头部公司,或者和你们在打造产品时的逻辑是一样的。我们发现,很多传统意义上的技术公司入厂打造虚拟人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产品被什么样的B端客户所喜欢、可以被买单,甚至怎样和C端用户建立起从内容到其他层面的链接。

所以,次世在打造虚拟人逻辑的过程中,其实全部都是从场景出发,找到所谓的细分人群,画好所有的用户画像,再倒推回产品。比如,基于这部分用户人群喜欢的视觉风格、内容形态,甚至是经常使用的内容载体、内容渠道。基于这样的方式,再最终选择最优的技术解决方案,来构建最终的虚拟人产品化的全流程。

在这套流程中,次世在0.5阶段按照场景倒推产品,最终选择最优技术解决方案。我们打造出了三条非常稳定的产品线,也是次世所被熟知的三条产品线。

第一,明星虚拟形象产品线。这条产品线在2018年,当时行业中还没有明星虚拟形象概念的时期,我们就已经和黄子韬、迪丽热巴、欧阳娜娜等行业中知名的艺人共同开发了他们所谓的明星数字分身,并且有非常好的粉丝用户人群基础。

第二,去年行业当中出现非常大的需求——为品牌定制他们固定的数字资产或者他们的数字分身。去年,我们也发现,疫情影响了很多实体品牌在现实世界当中的TVC,甚至是宣传渠道的推广、物料拍摄。某种意义上,在以往行业当中出现了非常多的不稳定因素,但是,当前元宇宙对于数字化藏品,全球市场的热度,让很多品牌开始考虑如何把实体的产品或者品牌,和数字化进行更早的结合。

基于上述的三大需求,我们在去年开始大量的接触品牌,帮助品牌开发出了非常多的品牌数字形象。

第三,也是对于我们相对来说比较拿手的,就是打造原创型细分领域的头部IP。对此,我们也有一套自己的流程。

举个例子,在当下元宇宙当中,很难出现像周杰伦这样的万众瞩目的明星,但是却出现了各种细分领域中非常好的电子音乐人、国风国潮。所以,我们在虚拟人领域中,在IP打造过程中,选择了符合次世基因以及我们擅长的部分,在细分领域去构建头部IP。

我们构建的不是被所有人喜欢的所谓虚拟偶像,而是在细分领域中,能够建立起有用户粘性,并且能够有独立标签的虚拟的头部KOL,这是我们的打造逻辑。

(PPT图示)简单看几个次世的头部IP。“翎_Ling”是我们在2020年5月份,和行业中比较头部技术公司魔珐科技共同开发打造的。在开发的过程当中,还遭遇到了疫情,排除万难后,终于在2020年5月份推出了国内首个超写实的虚拟人。其实在2020年时,行业中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在聊超写实。

在中国打造一个所谓的虚拟人IP,不能照搬日本、美国文化,而是要把自己中国的本土文化或者文化自信在虚拟人身上更全面的展现,只有这样,才能够有足够强的本土核心竞争力。

所以,在翎_Ling推出的过程中,使用了非常具有当代东方审美的视角,并且有一定的时尚质感的首亮相,包括所有亮相视频、平面都希望展示的是,当代具有足够好的审美视角的、中国本土化的虚拟超写实KOL。目前,翎_Ling在行业中已经合作了非常多的品牌。我们认为,翎_Ling之所以能在行业中有非常好的商业化合作的机会,恰恰因为我们的定位。

除了上述大家看到的商业化的案例之外,我们在国内做虚拟人希望遵从政治正确,能够呈现文化自信的虚拟人应该有的样子。所以我们被《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进行了整版的对于翎_Ling海外输出的报道。我们希望翎_Ling成为国内虚拟文化传承人,而不是单纯的所谓的虚拟偶像。

快速看一下其他产品,2018年,我们合作了迪丽热巴,帮助热巴开发出她的虚拟分身,这在2018年4月份上线时,四个小时就登陆了全微博热搜第一。目前,围绕热巴全微博的热搜、全平台搜索量已经超过15亿,包括在2018年利用热巴的虚拟形象和一些品牌进行了合作。比如,与腾讯游戏进行了非常有意思的玩法,在大家玩“狐妖小红娘”这款手游的时候,可以玩到迪丽冷巴的固定NPC角色,这在国内明星虚拟形象赛道中,是一个行业的创新。

此外,我们和黄子韬也进行了更有意思的内容合作,我们围绕他的虚拟形象开发了韬斯曼,开发了致敬中国航空航天系列的,韬斯曼炸不炸太空突进系列。当时,微信也帮助我们投放了朋友圈广告,联动微博平台的11个顶尖动画人和漫画手,分别延展了自己韬斯曼的小故事,而微博也给我们开辟了热搜。我们还为故宫文创这样的品牌,开发了基于明星虚拟形象的实体衍生产品,这些都有很好的销量以及商业化。

在技术层面,我们也开始在乎IP和技术化多元化的创新。在2019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现场,黄子韬和韬斯曼,这种明星的实体身份和虚拟身份进行了合体直播表演。我们还和搜狗ai声音技术共同开发了韬斯曼的智能语音声库。

除了明星虚拟形象案例之外,我们还打造了国内首个虚拟DJ PURPLE,和天猫精灵、耐克进行了合作。有大量的品牌希望能够构建中国的亚文化爱好者,或者年轻人喜欢的电子音乐、虚拟头部IP标签。今年下半年,我们对于PURPLE会进行大量的商业化,以及在细分领域中的内容输出。

我们在塑造翎_Ling的过程当中发现,喜欢翎_Ling的用户属于轻熟阶段,在20岁左右、30岁以上的人群。而16岁-20岁之间更年轻的人群,对三坑文化、汉服、国风文化很感兴趣。所以。我们在这个细分领域中,打造了一个补充年轻人对于国风文化理解的虚拟人南梦夏,现在成为了白象品牌的代言人,也成为三联书店的品牌大使。下半年,南梦夏会有非常多关于国风内容的输出,将和各个平台、品牌产生很好的合作。

接下来是我们的几个商业化的案例。比如,帮助I DO品牌建立了品牌虚拟形象Beco,也是希腊语“我愿意”的意思。包括去年年底,I DO品牌在线下很多展厅展示mini系列产品时,没有使用真人,而是使用了虚拟人的方式帮助产品宣传。此外,我们还帮助了花西子、新华社的首位数字航天员小诤,进行了形象开发和部分内容开发。

上述只是大家看到的次世冰山一角的虚拟形象,总的来说,次世在所谓的虚拟人0.5阶段,是被行业认知的,比较头部或者比较能够产能化、批量生产虚拟人头部IP的一家公司。

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一家全面而高效的虚拟人产品化能力的公司,而虚拟人产品化能力不是你单纯的有美术功底、有技术就能够落地一个所谓的虚拟人产品,而是你要对技术、美术、内容、运营、商业化、渠道都要很精通,甚至有全流程的解决方案,才能够集成落地一款虚拟人产品。

上述我们看到的是早期在虚拟人0.5阶段的探索。但在虚拟人1.0和2.0阶段,次世要做怎样的一些创新或者能够引领赛道未来方向的举措?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和国内最头部的公司小冰一起开发的,国内首个AI的人类观察者叫做MERROR。

我们希望,更多的真实用户可以通过与其对话能够反向了解自己更多一点。当然,我们通过自己梳理的性格语料库、小冰NLP,包括智能语音交互的算法进行了深度的绑定和训练,我们打造出了一个非常富有情感的虚拟人。

大家知道,我们与很多的AI在交互过程当中,会感受到它很冰冷,或者没有人味。而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挑起人类好奇心的虚拟人。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当我问他,你是男是女的时候,他会说你需要的不是我的解答,而是你的期望与认知;当我问他,你喜欢做什么的时候,他会说,我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充满好奇心,特别是面对像你这样有趣的受访者。因为我们希望把他训练成为一个有趣虚拟人,可以与人类产生交互。

除了上述大家看到的之外,我们还做了一档节目。我们和音乐人郭嘉峰,在线下空间里与MERROR进行纯AI的交互。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上网搜索看一下,看看是不是能够让你感觉到,AI在类似于黑镜或者科幻作品当中所预言的事情正在发生。

我们和爱奇艺德漾工作室一起开发的虚拟人ASK,也在虚拟超模的外皮下,训练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大脑。这个大脑,我们是用哲学书和科幻作品训练出来的,可以让你感受到一个有非常哲思性、陪伴性的虚拟人。当你问他,你的世界是什么颜色的时候,他会回复说“粉红色,地球是纵长的圆柱体,我的世界位于它的中央,最底层的无边疆域是山坡和山丘的背景,与这片背景交织在一起的是粉红的天空和海洋”。

大家看到,这一切其实是没有任何的人工干预,完全由AI来回复的。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也生成了属于ASK自己的对话框,在对话框内,大家可以和ASK在日常进行有意思的对话。

上述大家看到的是一些智能化虚拟人,和我们对虚拟IP智能化发展方向的一些延展。其实我们在场景化部分,也进行了非常深度的拓展。这个项目是我们和国内音乐人艺术家陈陈陈导演,以及彼真科技,来共同开发的国内首个可以实施云渲染、可实时交互的音乐交互IP场景。

大家完全不需要下载任何APP,直接打开一个页面,就可以载入这个平台,生成自己的数字形象,来和知名音乐人所驱动的虚拟形象参与有意思的玩法。并且在这个世界当中,还可以捡金币,甚至可以获取数字藏品,数字藏品在线下一周之内可以寄到你的家里。总之,我们希望在虚拟人这个IP当中与在座的各位有更多的合作空间。

我们刚才一直在聊的虚拟人2.0方向叫做数字身份。我们认为,不管未来谁构建了所谓的Metaverse,在那个世界中,用户的数字身份才是你在Metaverse世界中穿梭的重要的载体,所以我们选择了身份并进行整个元宇宙产品的研发。

最后,我们认为,不管在座的各位是否理解或者准备好与否,我们的虚拟人时代都已经真正开启了,而关于虚拟人、关于元宇宙这些话题,可能在很久的一个时间范围内,会成为大家热衷于讨论的话题。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觉得这个时代已经开启,次世与在座的各位都会成为这个新浪潮所谓的“始作俑者”,而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怀揣对宇宙、对人、对艺术、对科技的敬畏心,让这个必然到来的数字娱乐时代、虚拟人时代再美好一点点。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e-kay.cn/544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