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和之前任何一轮技术革命不同,在元宇宙这波浪潮中,艺术圈恐怕是最早感知、最先下场甚至有人已经从中获利。或许是去年国外加密艺术品《每一天前五千天》、无聊猿系列等NFT拍出高价的财富效应,国内艺术圈如今都争先恐后推出数字藏品,躁动着筹划如何布局元宇宙。

雅昌文化集团在元宇宙上已经出手,而且有系统的规划、宏大的布局。该集团CTO蒋子俊认为,艺术是最容易和元宇宙相结合的领域。在他看来,元宇宙是一种以数字文化为核心应用场景的科技概念,创意和想象力是最核心的生产力,这恰恰是雅昌最大的优势。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雅昌的VR展览,戴上头盔体验很震撼

他说,在元宇宙可以改变现实中难以改变的一些问题,比如中国的艺术市场生态。在元宇宙中,也可以改变一直以来以西方为中心的叙事语境,重建新的数字文明,实现中国的文化自信、文化输出。蒋子俊认为,元宇宙是一个人文问题、哲学问题,最终解决的是人的精神世界问题。

以下是蒋子俊受邀在科技资本论做直播分享的内容,全文共5500字,大概需要10分钟。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雅昌CTO蒋子俊

元宇宙是人类的精神空间

卢爱芳:雅昌是最早一批布局元宇宙的艺术机构,你们是如何看待和判断元宇宙的?

蒋子俊:雅昌做元宇宙是非常慎重的布局,因为我们观察到五个大势:一是逆全球化,之前地球是平的,全球化分工,但现在开始逆全球化;二是移动互联网发展遇到瓶颈,消费互联网内卷严重,很多互联网公司60%的收入要拿去买流量;三是资本要寻找新的出口,2016年以来优质的投资标的越来越少;四是AI等新技术发展有了溢出效应,但AI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仍然是亏损和成本中心的代名词,急需新的产品来承载。第五就是疫情改写了人们生活工作娱乐的方式。人们在网上开会,在游戏中开毕业典礼,甚至举行婚礼。有一句话说得好,元宇宙就是被疫情憋出来的。

雅昌做元宇宙并不是赶时髦,我们认为元宇宙是以数字文化为核心应用场景的科技概念,创意和想象力将成为最核心的生产力,这也是雅昌的核心优势。另外元宇宙是虚实融合,雅昌在全国有多个线下的艺术中心,有很多合作的博物馆、美术馆、画廊,我们有很好的虚实结合基础。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线下空间提供了虚实结合的基础

卢爱芳:为什么说元宇宙是以数字文化为核心应用场景的科技概念?

蒋子俊:其实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生活其实已经解决得很好了,吃喝玩乐交友出行,都很方便了。我们是要把微信搬进元宇宙吗?肯定不是,因为元宇宙要解决的不是生活的问题,是人文的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哲学的问题。这也是雅昌为什么要去探索,因为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使命。

元宇宙不是现在才有的,整个人类可能在几万年前就有元宇宙了。《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认为,人类最终成为地球的主宰,秘诀在于人类能创造并且相信某些“虚构的故事”。人类用虚构的故事来逃避现实,或者说用虚拟来弥补现实,逃避现实的过程中逐渐诞生了文化、文明、宗教、艺术等等。国家、法律、宗教、货币、公司、商业市场等概念,本质上都是一种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虚构故事。

元宇宙也是人类创造的故事。从最初的洞穴壁画、到篝火故事、再到甲骨文、形声汉字、戏剧、中国敦煌壁画、小说、漫画、电影电视,再到现在的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其实都是不同的元宇宙形态,只是元宇宙沉浸程度(即元宇宙率)在不断地提升,跨越时空,虚实结合。

卢爱芳:元宇宙这个故事应该怎么来讲?

蒋子俊:人类喜欢一些宏观的元叙事,即关于永恒真理以及人类解救的故事。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孔子时代,他就在讲故事,老是讲要恢复周朝那一堆礼仪,建立天下大同,他驾着马车到处游说,也没人理他。孔子之所以伟大,因为他有一套自己的元叙事方式,或者说愿景,以及明知不可而为之的坚持,这是他的乌托邦。

西方的哲学家像莱布尼茨,他认为语言沟通太困难了,要设计一种通用的符号语言,让世界人民可以更方便地交流,这是他的元宇宙。

然后,到了哲学家、数学家笛卡尔,他想用代数来解决所有的数学问题,这是他的元叙事方式。

到了爱因斯坦,他的元叙事方式,就是统一场论,去统一这个宏观的宇宙世界,以及微观的原子甚至量子世界。

再往后,离我们最近的,地球是平的这个观点引领了全球化的浪潮,但现在这个故事讲不下去了,需要一个新的故事,也就是元宇宙来引领

近代人类文化的很多叙事方式都是以西方为视角,什么叫远东、什么叫中东,站在西方的东边就认为是远东,它是以西方的“欧洲中心论”为视角的。但现在,包括很多西方的学者也在反思这个问题。

看看我们的一带一路,其实能够看到另外一种叙事方式。其实我们之前是很强大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很重要就是文化的复兴。在十年前,我们国家把文化作为国家的重点工程,从去年开始,文化强国已经作为一个国家级的核心战略,包括文化强国,文化输出、文化自信,已经作为2035年的远景目标,元宇宙对我们的文化复兴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

再回到之前说的,我们生活在移动互联网已经很好了,再往后就是一个哲学的诉求,人的精神的诉求。人类之前很多研究和产品都在关心空间里的人,人作为万物的主宰一直是一个观察者的角色,而现在更多需要去关心人的空间。其实中国古代哲学就有一个天人合一的概念,所以我认为元宇宙还是一个人文诉求,本质上就一个人的精神空间。

元宇宙靠人的想象力,只要你能想象出来,就能3D建模创造出来。

卢爱芳:如果要在元宇宙中重建一个新的数字文明,文化可以天马行空,但怎么用技术来落地,以后建设元宇宙究竟谁来主导?

蒋子俊:元宇宙是科学技术、文化艺术,以及金融等诸多领域的交叉学科。有专家认为,完整的元宇宙生态完全建立,可能需要到2040年。而在这个生态建立起来之前,肯定对技术的依赖比较大的。但另一方面,想象力也不一定非得依赖于技术,这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

从元宇宙的发展阶段来讲,分为数字孪生、数字原生、以及虚实融生等阶段。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单独有数字孪生还不够,还是一个简单的搬运,比如我们可以把艺术史,艺术市场,甚至文明史都可以数字化之后搬运到元宇宙空间里面;

物理世界数字化之后,到了数字原生阶段,才比较有想象力。这个阶段,可以任意地跨时间排列组合,像时空穿梭机一样,可以天马行空,也就是庄子在《逍遥游》里说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元宇宙不等于虚拟世界,它是一个虚拟和现实融合的世界,到了虚实融生阶段,虚拟和现实之间,就可以像《红楼梦》里的太虚幻境和大观园一样,任意切换。比如在虚拟空间里面培养的艺术家,她创作的作品,是可以NFT确权并在现实生活中获益的,甚至可以3D打印之后寄到买主的家里。

发NFT容易,价值共识难

卢爱芳:雅昌在元宇宙做了些什么?

蒋子俊:我们在打造和迭代VR/AR等数字化空间产品,与博物馆、美术馆、拍卖行、画廊等客户一起打造元宇宙体验。比如我们跟故宫有战略合作,故宫有180多万件文物,雅昌每年派几十号人过去采集文物,将来我们会给大家提供一些很独特的体验,比如在元宇宙体验如何在故宫修文物,甚至是在紫禁城体验当皇上的感觉。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先把艺术家的作品搬进元宇宙

同时我们也连接了全球超过三百万个艺术家,先是把他们的作品搬进元宇宙,然后再创作原生内容。我们还在跟同行合作,去打造艺术联盟链甚至是艺术界的骨干链。

卢爱芳:在元宇宙中做艺术和在现实中有什么不同?

蒋子俊:现在元宇宙有两大流派:区块链流派,注重金融属性;传统互联网流派,更重用户体验。区块链鄙视互联网是个假的元宇宙,因为互联网还是中心化产品,难以自我革命;而互联网又鄙视区块链体验差,还是像素级产品,很粗糙。

这二者之间的差别是思维方式的冲突。区块链是基于强战略规划出来的,比特币的发行有着非常严密的策略和代码设计,它把130多年后的事情都想清楚了。而互联网是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用数据来验证用户:比如抖音产品就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用数据不断迭代出来的。

可以说,互联网是生产力的革命,而NFT是生产关系的革命。

卢爱芳:在元宇宙做艺术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蒋子俊:现在的NFT起源于加密艺术,它和传统艺术还是有非常大的区别。

NFT艺术,元宇宙艺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式,这些其实都是待定义的。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它是像Beeple《每一天前五千天》这种数码艺术?还是人工智能艺术?或者装置艺术?还是光影艺术?还是观念艺术?比如像巴塞尔迈阿密展会上,在那里挂一个香蕉,那个香蕉就值12万美金,这就是一种观念。或者是行为艺术?比如说艺术家大卫?达图纳,又出来把这个香蕉给吃了。或者说是所谓的波普艺术?这些都不得而知。

其实发行一个NFT非常容易,但要人们相信它的价值就很难,它需要非常强的文化和社区的认可。比如大家可能会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买无聊猿,动不动就几十万美金的,是不是割韭菜?其实它有非常强的文化背景来承载的。

加密朋克的一个文化背景是源于英国的朋克文化,从1970年代开始,要去中心化,去权威化,有非常强的文化认可。另一个是黑客文化,一批黑客要用代码实现他们的乌托邦,维护他们在网络上的隐私,他们搞自己的社区,搞自己的邮件组织。但也要吃喝要买东西,就要去支付。银行了解它的客户,你的每一笔痕迹都被记录下来。黑客们不希望被银行机构知道他的痕迹,所以就创造了一个自己的货币系统。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所以说,加密朋克受欢迎是有非常强的文化背景认可。

另外,它还有社区。你在Opensea买了一个朋克NFT之后,它会给你一个绿色的验证,代表你拥有多少号朋克,给你盖个戳。然后你可以加入Discord社区,跟买了NFT的大佬们同一个社区,你有了自己的社交资本。你可以把你的Twitter头像换成无聊猿,Twitter是接受NFT头像的。前面的社区认可很关键,否则单独换一个头像并不代表拥有该NFT,是没有用的。

所以说,发行一个NFT非常容易,关键是怎么让人认可它的价值。为什么这个只值1块钱,那个值100万?这需要非常强的文化认可。

卢爱芳:怎么评价中国市场上推出的各种数字藏品?

蒋子俊:现在主要还是搬运,把原来的艺术品搬进去,但最后还要看原生艺术究竟怎么创作,所以元宇宙需要很多新的尤其是年轻的艺术家

因为收藏家已经越来越年轻化了。根据巴塞尔的报告,德国的收藏家有30%以上是95 后,他们是互联网的原著民,更容易接受这些先锋艺术、数字艺术。随着藏家的变化,创作也会发生变化。之前肯定是一个人玩,在数字世界很可能是一堆人在玩。对作品的拥有也不一样。比如一个作品发行1万份,每个人拥有万分之一,它也只是一个凭证而已。

作品的创作、发行、拥有都在通证革命,这个生产关系的变化会催生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现在还属于非常早期,一切都待定义。

卢爱芳:现在发行的数字藏品价格还很低,很多人都想尝试一下。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藏品才值钱?

蒋子俊:一个NFT是否值钱,到底值多少钱?跟这个社区有很大的关系,要看这个社区故事讲得好不好,有没有人信。为什么蒙娜丽莎这么有名?其实在一百多年前,蒙娜丽莎也是躺在卢浮宫,跟别的作品一样默默无闻。后来有一天它被一个意大利人偷了,那个人还说自己是民族英雄,杜撰了一个故事,说蒙娜丽莎是被拿破仑抢过去的,其实并不是,拿破仑是买的。当时整个法国的大报小报都不断地讲这个故事,它就火起来了。

再回到前面的朋克文化。去年香港成立第一家NFT实体画廊TheStart Art,其中一个投资商蔡文胜,就花了30万美金买了一个叫1970号的加密朋克。为什么买1970号?因为1970年是英国朋克文化的发源,同时蔡文胜又是1970年出生的,所以他觉得1970对他非常重要,这也是他的故事。

NFT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稀缺性。传统艺术有创意,比如有人创造了一个作品,然后在展示的过程中把它烧掉了,这个行为本身做成NFT就具有稀缺性。要靠创意去创造稀缺性。

另外,从艺术形态来说,它应该是不受限的。我们说艺术形式分空间艺术,比如绘画、雕塑、建筑。还有时间艺术,像音乐、小说,然后还有综合艺术,比如戏剧、电影等。其实它们都可以NFT化,所谓万物皆可NFT。

卢爱芳:元宇宙会出现一些新的表现手法和艺术形态吗?

蒋子俊:这些都是待定义的,谁也不知道它长啥样。

卢爱芳:收藏家越来越年轻,是否意味着一些老的艺术品在NFT市场就不那么有价值了?

蒋子俊:还是看稀缺性,比如把千里江山图拿去做NFT,比如王羲之兰亭序,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摹本,如果把唐太宗墓里的真本挖出来做成NFT,那价值就完全不一样。

NFT并不代表传统文化就没有价值了,还是要看它的受众。元宇宙早期有一个教育的过程,先锋艺术家可能比较容易接受。但再往后的话,NFT作为一种基础设施源,你不玩这个就被视为淘汰了。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提供VR画画体验

大概在两周之前,我们在望京组织一个线下的冬奥展览,有些老艺术家想体验我们的元宇宙VR绘画产品,排了很久的队没排上,就比较担心。在元宇宙或者新的艺术形态里面,他们感觉到一些危机感。因为一些小孩都在创作自己的艺术了,他们在虚拟空间里画,画完之后,现场就打印成一个二维或者三维的作品,甚至把三维作品NFT化,这种创作方式对于老艺术家是有比较大的冲击。

其实我认为对于老的艺术家早期可能有点吃亏,但当元宇宙或者NFT成为基础设施,后面还是比较乐观。就像移动互联网,现在很难想象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健康码这些谁还能出门。

对传统艺术市场的改变

卢爱芳:元宇宙会给传统艺术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蒋子俊:中国的艺术市场,一二级市场是倒挂的。一级市场就是画廊,艺术家第一次接触这个市场,画廊给一个报价。后面才是进入拍卖行这种二级市场。中国的二级市场一开始就是专业选手和国际化的管理方式,也有资本的加持,但画廊一直就不温不火,形成一个倒挂的局面。

但实际上,如果没有活跃的一级市场,没有活跃的画廊体系,拍卖市场容量就相对比较受限。虽然中国在拍卖市场排全球第二,已经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但我们的一级市场却是另外一种生态。

要改变这个状态,在现实生活中比较难实现的,目前的画廊体系主要还是依赖于当代艺术,而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其实掌握在西方的手里。之前我们很多的当代艺术,虽然不能说讨好西方,但至少它要用一种西方能够听懂的语言来讲。

这说明我们不自信,你看2008年夏季奥运会,张艺谋导演在不断秀肌肉,因为我们不自信。但再看今年的冬奥会,我们是完全用自己的叙事逻辑去讲的,表达得非常自如,这就是国家说的文化自信。

在元宇宙这个新的生态里面,我们完全可以去重建画廊体系,创造新的艺术形式、艺术市场、艺术生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生产关系的革命,也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元宇宙对老年人的影响(元宇宙有什么坏处)

在元宇宙重建艺术市场生态

之前我们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在元宇宙中也可能会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拿版权举例子,比如数字音乐,QQ音乐网易云音乐花很多钱向上游的版权方购买版权,但他们的变现能力根本无法赚回昂贵的版权费,平台方就成了一个冤大头。同时,很多独立音乐人生活过得非常不好,收入非常低下,可能一个月收入只有两三千块钱。因为版权方并不会给独立音乐人分成,这样的生态很畸形,也无法刺激音乐人去努力创作更多的优秀作品。

如果引入NFT,用户每一次点击音乐,就可以变成一种最上游创作者的确权,这样就能极大地刺激鼓励独立音乐人去创作优质的内容。画廊其实也是类似的,在虚拟空间创作的内容,从作品变成资产,甚至变成资本,那将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态

卢爱芳:未来在元宇宙中的艺术生态跟现在会有什么不同?

蒋子俊:艺术生态包括艺术作品的创作、分发、消费。元宇宙的内容不是凭空产生的,也不只有VR/AR线下空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也不会取代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一定是共存的生态,好比有了5G,4G还在,甚至有的老年人还在用2G。

分发体系第一看谁有流量,谁就有话语权。第二看谁有社区,谁会讲故事,让用户去相信它的价值。货币本身来也是一个故事,先是贝壳,然后是金银,后来是纸币,后来到了比特币、数字货币,其实都是故事,都是基于信任的故事。

但NFT的信任跟之前的国家背书不一样,它叫代码即法律,极大地去降低社会的信任成本,所以说它是一次生产关系的革命。

最后是消费,这也要看厂商的运营,它能不能升值,能不能交易,能不能二次拍卖等等。

卢爱芳:除了无法交易,你认为中国的数字藏品生态还有什么缺失?

蒋子俊:还是缺内容,中国的问题是大艺术家还没太进场,要么观望,要么觉得有门槛不知道怎么玩,或者被吓到了,谈币色变。

应该会先有一批先锋艺术家进来,然后大家才慢慢接受。中国其实已经有几位艺术家,比如蔡国强老师,冬奥烟花的设计者,他的作品在国外NFT其实做得很好,他已经60多岁,但非常敏锐地感知到什么是先锋,什么是艺术,什么是潮流,与时俱进,引领潮流。

我们期待更多的知名艺术家参与。对于艺术家来说,关键是有没有把元宇宙技术作为一个生产力。有些艺术家,比如雕塑家可能就比较反感技术。因为雕塑家本身也是匠人,追求打磨作品,现在3D打印就出来了,他觉得那个东西没有灵魂。但其实并不排斥可以利用技术把作品做得很好。像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工作室的艺术家费俊,他的作品就是横跨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做得非常好。

其实关于NFT,我们现在好像是天马行空,但其实想象力是远远不够的。就像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大部分人也不会想到滴滴打车这种产品。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e-kay.cn/2779.html